想到「老師」,你會想到什麼畫面?

一個人站在講台上方,在黑板上振筆疾書?

拿著課本,一次對很多孩子說話?

也許講到「老師」這個角色,在我們的成長經驗中,都會連結到在台上授課,不過會不會其實,老師不只是一種角色,而是有著更多變化和可能?

專案課上課時,老師就有三種,甚至更多不同的角色。一起透過金牛角專案,來看看是哪三種角色吧!

 

角色一:探險隊長

Tourists go up the hill in the sunrise to shake hands The male traveler shakes the hand of the male traveler who is climbing to the top of the hill

老師就像是走在前方的探險隊長,從山頂上拋下繩子和工具,鼓勵隊員一起爬上來!

 

在專案課中,老師會預先思考過課程主題相關的內容、查過資料、甚至實際動手操作一遍。雖然自己已經做過一遍,但上課並不是直接將結果給孩子,而是根據自己走過的經驗,把想過的問題、需要的工具、素材交給孩子,讓他們想辦法一起走到山頂。

具體來說,老師會做的事情是,拋出問題給孩子,延伸思考的面向。從老師設定的「文化傳承」方向中,孩子要自己決定研究的主題,需要不斷去設想,對這個主題有哪些好奇、哪些事想進一步探究,慢慢讓整個專案的內容成形。

如果沒有任何引導,孩子很難憑空想出主題,或是充分發想各種可能的提問。因此老師便需要透過工具、素材、或是向孩子提問,來促成這些思考的發生。

 

思考工具

例如在專案課的一開始,老師首先讓孩子到三峽百工職人的網站上,進行資料蒐集。不過如果只是把資料瀏覽過去,孩子也很難判斷哪些主題適合、這些主題可以研究什麼問題。

 

專案主題討論
從三峽百工職人網站印出的許多資料

選主題用的思考工具

因此老師發給孩子這份表格,每個人選兩個感興趣的技藝填上。除了寫簡介、自己感興趣的理由外,也要思考這個技藝,可能和上課領域(語感、數感、公民、科學、創意)有哪些關係?完成後,孩子用表格整理到的資訊,討論和決定專案的主題,也初步發想可以探究的問題。

 

觀看素材影片

 

引進素材

有些時候,老師也會引入外部素材,讓孩子做參考。例如在討論成發影片風格時,從零開始討論會很困難,因此老師要孩子回家時,先找一部自己喜歡的youtube影片,還有喜歡的原因(必須是具體的原因,跟拍攝邏輯、後製技巧、提問方式等有關,不能只說因為我喜歡這個youtuber。)

上課時大家一起看彼此的影片,分享自己的想法,最後統整出拍攝重點和希望學習的剪片技巧,協助後續剪片課程的進行。

 

運用字卡討論金牛角問題

 

拋出提問

除此之外,老師也會在上課的討論過程中,丟出問題刺激孩子的思考。例如決定金牛角作為主題後,接著討論要研究金牛角相關的什麼問題。老師問「金牛角為什麼長這樣?」,孩子接著去想,第一個做金牛角的人是誰?他為什麼想把麵包做成這個形狀?

老師也問,金牛角和三峽的關係是什麼?孩子想到老街有著數不清的牛角店,那到底有多少間?老師又問金牛角為什麼變成三峽名產,孩子想像各種可能,也許老一輩的人喜歡?也許祖師爺喜歡?

三峽的代表物,真的是金牛角嗎?於是孩子決定做一份問卷,來了解在地人、外地人對金牛角和三峽的看法,並且也去店家訪談,或許能問出跟金牛角有關的歷史。從一個問題,延伸出越來越多問題的過程中,專案的研究內容也慢慢成形了。

 

 

角色二:領航員

Friends checking the map for direction

老師就像是領航員,從雜亂紛沓的資訊中,統整並歸納出前進的方向。

──聚焦與收斂討論,推動下一步行動

 

在專案課中,孩子要研究的問題,通常規模會較大、較複雜,例如這次要呈現金牛角和三峽的關係,就牽涉到背後的歷史、居民、外地人、店家的看法蒐集等。

要有系統、有邏輯地回答這些問題,便需要研究規劃,有清楚的問題、找答案的方法等,才能知道每個環節如何進行下去。但這種對整體做研究的認識,能夠規劃研究步驟的能力,對孩子來說還有一定難度。

相對之下,孩子目前比較能完成的,是聚焦在當下要解決的問題,並對這個拆解後,比較小的問題,去規劃研究的方法。因此老師扮演的角色就像領航員,定位方向、適時協助孩子整合研究的狀況、拆解研究步驟、推進不同的環節,具體討論出下一步要做哪些事情。

因此每堂課上課前,老師都會先擬定出那天孩子要完成的進度,還有大致的進行方式。例如為了更瞭解金牛角在三峽的歷史,要去訪問金牛角店家,那事先需要打電話、準備訪綱,訪綱要如何準備?這些都是老師會先規劃好的部分,而實際產出訪綱的內容,就由孩子來執行。

 

運用海報討論

 

討論時,老師常用的方式是利用海報和便利貼,讓孩子把想法都先整理上去,再讓大家一起分類並討論出結論。例如討論要到店家訪談哪些問題時,便先把問題都寫下來,然後一題一題看,先將類似的問題整合成一個;然後將不同主題的問題分類,區分出每家店都要問的問題、針對特定店家的問題,並依照邏輯排序(問題的前後順序,怎樣問起來比較順?),產出最後的訪談大綱。

專案課最後在討論影片內容時,也是用了同樣的方法,讓孩子將各類素材寫下,再進行適合的排序(各種素材的順序,怎麼擺比較適合?),產出影片大綱。老師在這些過程中,循序漸進地將問題拋給大家,時而想辦法刺激大家想更多,時而協助大家聚焦,讓孩子慢慢習慣做研究的過程。

 

不論是延伸思考或聚焦討論,都希望孩子看到更多研究探討的脈絡,將這些過程化為自己的技能與習慣。

 

 

角色三:諮詢顧問

Business concept. Business people discussing the charts and graphs showing the results of their successful teamwork. Selective focus.

老師就像是諮詢顧問,提供意見、解答疑惑,不過做決定、動手執行的還是孩子。

 

專案課中,老師在介入與不介入之間,又是如何拿捏的呢?這時的老師就像諮詢顧問,能夠發表意見,但不直接介入,或是干涉孩子的操作。

 

孩子自己討論問卷

 

留給孩子嘗試的機會

例如設計三峽名物調查問卷時,老師會提醒問卷中可能有問題的地方,像是太早出現「金牛角」的話,可能會干擾大家回答「一想到三峽會想到什麼?」;或是問卷中的年紀選項區間、措辭方式等。

比起孩子,老師有著更多人生閱歷,也能預先想到更多潛在的問題,如果直接指點孩子要怎麼改,課程的進行一定會快很多,但同時孩子去試著思考、解決問題的機會就被剝奪了。

因此老師會提出問題、說出自己的看法,但要不要解決?要怎麼解決?為什麼這麼做?就是孩子彼此要討論、做出決定的事情了。其實最後怎麼改、有沒有完整的解決問題都是其次,重要的是孩子在這過程中,自己思考、提出想法、說明理由,並且承擔最後做出來的結果(例如問卷問題不清楚,答題的人看不懂,就蒐集不到資料)。除非明顯會影響到他人、產生危險之類的情況,否則老師不會介入去幫孩子解決問題。

 

三峽老街街訪孩子問路人

 

讓孩子知道自己的決定有影響 Your Choice Matters

開始剪輯成果影片前,老師帶著孩子討論影片架構,要如何安排手上的素材,用怎樣的順序擺放?怎樣的敘事方式去呈現我們調查三峽金牛角的過程?

老師主張用主題式的方式呈現,而不要把素材按照時間順序,從第一天的研究一步步呈現到最後,因為很容易變成流水帳,讓觀眾覺得無聊;但孩子有不同的想法,想要按照時間軸擺放素材,讓觀眾可以看到從選主題到上街做完所有調查,完整的研究進行的過程。

這時候如果你是老師,你會堅持你的看法,還是尊重孩子的決定呢?在1:4落敗的情況下,老師尊重投票結果,孩子便照著想要的影片架構去進行。不過在真正開始整理素材後,其實也發現素材很多,什麼都放的話影片會太冗長,開始意識到和面對老師所提出的問題。

 

影片素材擺放順序

 

一般來說,如果上課的孩子年齡較小,老師的意見很容易就會影響孩子,提出來後就不太會被否決。不過像這次孩子年齡較大,就有機會出現和老師意見不同的決定,而這時老師的應對態度也很重要。

如果不能真正地說服孩子,卻以老師的身份/權威要求孩子必須採納老師的作法,就可能會讓孩子之後不想認真討論、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會覺得「不管提了什麼,最後還是要照老師想要的去做。」

因此在帶領專案課時,老師謹守不過度介入的原則很重要,讓孩子知道,也相信自己的決定有影響,他們也才會重視、認真看待自己的決定。

當然,這並不是一件實際操作上很容易的事情。專案課的過程中就曾實際發生,電訪、街訪不斷被拒絕後,孩子感到彆扭與氣餒,不想要繼續嘗試。這個時候老師會往後退,請孩子講出自己的想法,為什麼不想這麼做?或是為什麼需要這麼做?

 

讓孩子明白我們沒有一定要做什麼,但要知道為何而做。

 

經歷這些過程,孩子會慢慢更習慣表達自己,老師也越來越不需要主持討論,最終希望孩子能達到,自發開始提問並自己主持會議。

 

孩子自己的討論

 

以上就是專案課老師的三種角色、上課時會做的各種事情。看到這裡會不會覺得眼花撩亂呢?帶領專案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會是很有趣的過程,老師絕對沒辦法從頭到尾用一模一樣、不用改變的方式去上課,而是陪著孩子、觀察孩子的需求和狀態,隨時地做調整,運用各種角色和做法進行課程。

 

圖片來源:

https://www.freepik.com/home

文/周冠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