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兩個學生用四十幾分鐘的時間測試出急速冷卻粉粿的方法,這周四個學生將同時做四種澱粉的急速冷卻,再分開進行黏彈性測試,因為我們把寫紀錄的時間安排在實驗後,就時間上來說應該是完全沒問題的,不過昨天孩子遇到了一些困境。

 

取捨與承擔

在開始急速冷卻前,學生必須先做出四種澱粉粉粿,為了加快速度,他們選擇以分工的方式進行,並由上週負責此實驗的學生擔任指揮工作。當A量澱粉時,B去裝水,C同時秤黑糖,而總司令D則注意水溫及大家的進度。

這一切聽起來相當順暢,不過仔細的總司令讓所有人一次只做一組粉粿,並親自檢查以確保中間不會有疏漏,因此雖然沒有人在中途偷懶或放空休息,但在這一來一往之間就耗費了許多時間,後來我們也討論了時間上可以如何縮短。我提出像是如果把糖一次量完就可以不用一直洗杯子(這點也是要誇獎他們的好習慣)、一次加熱四杯水就可以省去等待時間等等,不過除了總司令的堅持外,其他學生也同意一次一組比較不容易出錯。

 

我尊重學生的想法,也提醒他們在這樣的前提下,想必下周的實驗也是來不及的,畢竟昨天我們和爸媽多借了15分鐘才勉強把實驗做完。於是學生主動說可以提早開始,能先到的人就先準備前面的實驗,其中這周要畢業的學生甚至願意在沒課的早上先到教室來把比例調整實驗完成(之前做的沒有加糖,這次加了糖之後粉粿有硬化的現象)。

在這當中學生們做得很好的是每個人都積極解決問題,能夠提早到的人願意承擔多些準備工作,沒辦法提早到的人也說可以多協助後續清潔或是在家先想想黏彈性實驗如何改善,這些都是負責任的表現呢!

冷靜處理意外

由於這次需要一次做多組實驗,教室可加熱的瓷碗數量不夠,因此學生先拿了不鏽鋼碗來進行糊化實驗,但不鏽鋼碗的隔熱性實在太好了,碗內溫度遲遲上不去,於是我們拿了玻璃杯來加熱,雖然大家知道厚度不均的玻璃杯不適合加熱,但一開始我們想只是隔水加熱幾分鐘應該沒問題,存著僥倖心態進行了實驗。

果不其然,實驗進行到一半玻璃杯裂開直接滑入鍋中,只見學生冷靜的關掉黑晶爐,拿夾子把玻璃杯夾出來,確認沒有碎片後馬上開始清潔,並在清潔後重新拿合適的容器繼續進行實驗。沒有慌亂、沒有互相怪罪,就是冷靜的面對現狀,互相合作處理意外。

事後大家甚至討論起原來熱漲冷縮是真的存在,老師說不要隨便拿不能加熱的東西去加熱不是說說而已。安全第一是學次方秉持的精神,而除了讓孩子懂得遠離危險外,處理危機的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

 

要加糖還是不加糖

學生們預計在成發那天讓參與者進行黏性和彈性實驗,也希望讓觀眾試吃粉粿,因此這次我們製作的粉粿加了黑糖,不知道是不是加了黑糖的關係,粉粿突然變得很脆,沒什麼彈性也不太黏,由於唯一的變因就是黑糖,於是學生推估是黑糖吸水導致粉粿水分下降讓粉粿變硬了。

 

下課前,我們展開了如何調整的討論

宗:都不要加糖,用最原始的粉粿來做實驗和給大家吃,不過真的很難吃。

丞:吃的加糖,做實驗的不加,可是這樣吃的就是單純體驗而已。

甯:兩個都不加糖,但剛剛提的可以準備糖水可能是好辦法。

瑋:我覺得都可以,可是要加糖的話可能要重新找比例。

 

每個人想法都不同也都很合理,考量上課時間有限和希望顧客有好的體驗,學生們決定還是加糖,但要先做比例測試實驗,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有人會用白天來學次方做實驗。

和自由研究的精神不太相同,這是學生們第一次正式研究的經驗,每個人慢慢有些積累,開始知道提出來的問題需要是可以被量化設計成實驗的,也漸漸能做到以證據解釋實驗結果,遇到狀況時冷靜積極的處理。這一切都證明培養探究精神,和是不是用專業實驗室或器材無關(當然安全性還是要考量),手腦並用才是更重要的。

文 / 藍詩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