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圖片可以進入捐款頁面哦!

 

【學次方的話】

學次方從遊戲化教學起家,學次方從遊戲化教學起家,我們從不同的教育現場看見,不管是怎樣的家庭背景與資源,孩子們普遍都「不知為何而學」,也從未真的將學習的成就與信心內化,更無從機會意識到自己能做與不能做的事情,也就少了「認識自己」的機會。

經過團隊的研究發現,學次方注意到藉由遊戲「無絕對解法、為自己選擇負責」等特性,可以確實讓孩子重拾「我可以」的信心,也更能夠從中感受到學習的成就感,進一步養成自我學習的態度及習慣。

遊戲的另一個重要特點,則是具有可複製性,也因此學次方在遊戲化學習這塊,也就持續研究、深化,讓遊戲不只可以用在領域學習,更能聯結到生活、進行跨域的生活應用,讓「學」和「用」能夠產生正向循環。

協會一直希望有機會能夠確實協助到更多教育現場的夥伴,不管是家長、老師或是孩子,我們嘗試在不同的面向上讓「每一位孩子都有機會發揮所長、找到自己的亮點」。

有了您的支持,學次方也將更有能力繼續走下去,研發更多遊戲化教學的項目和內容、也更有機會和能力開辦課程、研習和諮詢服務。

讓我們一起成為孩子的力量,給孩子們一個機會發揮自己的亮點!

【其他捐款方式】

※ 台幣轉帳

請依下列資訊進行轉帳,並於轉帳完將收據開立資訊(收據抬頭姓名、身分證字號或公司統編、聯絡電話、電子信箱)寄到 learn4power.tw@gmail,就可以於每年的2-3月時收到收據喔。

戶名|臺灣學次方創意學習協會
匯款銀行|臺灣中小企業銀行 三峽分行 (050-1482)
匯款帳戶|148-12-002202

※ 支票匯款、現金袋

請將支票或現金袋寄送到 學次方辦公室,並請於背面註明禁止背書轉讓,我們就會收到囉。

受款人|臺灣學次方創意學習協會
支票寄送地址|237 新北市三峽區大義路223號19樓之三 學次方協會收

【企業合作】

學次方的專案課程主旨是將領域學習中融合在專案中,讓孩子可以將學習真的用在生活中的問題中,並且真實、確實地解決問題,更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解決問題方式。

※ 特色課程發展

得依照企業的特色以及想要發展的方向,進一步設計出帶狀課程,讓孩子有機會真實地來解決此議題。

※ 遊戲化設計課程

以工作坊的方式舉辦遊戲化設計課程,協助企業內部進行遊戲化相關的設計及內訓。

※ 桌遊課程

透過桌遊課程,來完成各項企業內部實力養成,如:溝通力、企劃力、團隊合作力等。

※ 特色桌遊、遊戲設計

依照各企業的需求,可透過桌遊或遊戲體驗的設計,讓使用者(玩家)從遊戲中體驗到對應的理念。

【資源將用在學次方各項服務】

【學次方收支簡表】

 

這幾年,學次方的堅持……

大家好,我是學次方的佳瑩,如果搜尋或是透過聯絡我們來認識學次方,應該通常都會看到的是「學次方的一開始是因為怎樣的理念與教育現場的看見而開始了這一條路」,至於財務面的部份,我們並不常,或是可幾乎說是從未完整地告訴大家,究竟學次方是怎麼「實際上出現」的。

對於這個「創業」起頭的故事,其實相當平凡,幾位創辦人在沒有自己的資源、沒有有錢家裡的情況下,就是各自還在各自的工作位置,然後額外接了一兩個營隊課程、設計了一款桌遊,發現好像有些什麼事情可以做(而且有些收入)後,才各自出了一點錢,就這麼一人、兩人、三人地陸續開始成為全職的學次方老師。

還記得學次方一開始的起始資金只有25萬,三個創辦人裡面就有兩個人是和朋友借錢(對,還不是家裡,因為我們家裡也沒有多餘的錢),就這麼開始了學次方的營運。也因為沒什麼錢,所以大家一開始薪水也是25K,上課的地方就是租屋處的客廳,用這樣的方式在分擔租金。一開始也只有兩、三個固定的學生加上其他三、四個不固定的學生,就這樣用這個微薄的收入開始整個營運。

對於教育的普及以及公平性,也是學次方一開始就決定要追求的理想,當然我們學生數不多、又不做平常的補習、安親生意的情況下,學費自然難以真的到多平價,可是這也確實就是我們不斷在拉扯與掙扎、並將自己放上風險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還在客廳上課時,收入都已經這麼少了,還是收了三峽小草書屋的孩子,讓他們免費來上課。

所幸政府端還是有些許創業補助計畫可以申請,我們就和大部分的新創一樣,仰賴著這些創業補助的費用,多活一陣子算一陣子,並且持續接案、接課或是接設計案,總之能有收入又不影響孩子的事情就都試試看。後來有其他夥伴加入,其中一位夥伴的家裡經濟還算許可,他和家裡討論了之後,先挪用了原本家裡要給自己的一筆費用,讓我們有了第一筆150萬的借款。

考量到更未來的發展,有了這150萬之後,我們也開始認真考慮新空間的事情,因此有了國際一街教室的出現,當然因為我們也沒有什麼錢,所以所有的裝潢一切從簡,更請自己的親戚來幫忙裝潢,感人的是親戚幾乎只算成本價給我們,即使如此,也是花掉了近乎三分之一的現金存款。

國際一街教室的時代,就這樣打開,從每個月虧十幾萬開始,經營了一年多仍不見顯著起色,這段時間當然起始創辦人們也會開始有所價值觀上的爭執,要不要調漲學費?要不要開一般補習、安親課?要不要開考前衝刺班?就算我們幾個不是台大或是國外學校畢業,但頂大的學歷要來開這些課程相信還是綽綽有餘,有了這些「額外收入」之後,是不是可以更能完成我們的理想?

從這些價值觀平衡和取捨出來後的結果,就是我們初期每天都有課,也就是孩子可以每天都來,而我們也有老師會去學校將孩子接過來,儼然就是安親班的形式,而被保留下來從未變過的制度就是「不盯學校功課、學次方的課程有自己的進度而非跟著學校走、孩子採取選課制且要有空白時間」,大家彼此摸索出一些彼此可以接受的作法,接著再繼續試試看(對,收入已經在少了,但還是要有不收費的空白時間)。

這段過程,當然我們也持續為了可以維持現行的制度及學費,所以嘗試開發了不同的產品線,也試著去提案。老實說,一開始這些產品線或是提案都有很不錯的回饋,甚至對外開工作坊也都有一些迴響,不過要持續地進行研發和發表,終究是需要資源,而一個人的時間就是這麼多。

對外開課的全盛時期確實創造了好一筆收入,不過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要提高大人課程的效益,以學次方的know how來說,往企業內訓發展才是最快的,但這樣的事情卻也偏離了學次方辦學的初衷;在那個時候,不管是產品線的開發、大人課程的發展、共學課的往上或是往下發展,似乎都是可以選擇的路線,因此我們得思考並決定要將資源投入在哪裡以持續發展學次方。同時,還有借款得慢慢還清。

到這時候,學次方大概進入第三年,我們也慢慢認清一個事實「只做共學的話,做不長久,因為中年級之後孩子就得『回歸』考試系統,也會因為沒時間所以無法繼續來學次方上課」,原以為「可以從共學形式轉往全自學」的想法也因此被重新審視,如果不能做到全自學,學次方將永無機會發展出整套的課程脈絡,也永遠無法架構出完整的學校系統以帶來教育現場的改變。

掙扎許久,學次方毅然決然地放掉共學、轉作自學,首先放掉的就是「到校接送」的項目,畢竟當我們要開始做全天課,就沒有多餘的人力可以到校接送;也為了要保持學次方自學課程的完整性,生活課必然會被留下來,如此就會直接用掉一整天,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也不可能每天開課。

少了「接送」和「每天都可以來學次方」這兩個要件,共學生的人數瞬間大崩盤,直接從七十幾人落到十幾人,與此同時,我們的自學生也只有一兩三位,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確實會面臨相當大的財務危機,另一個很大的關鍵點也是當整天課開下去之後,我們就更沒有時間發展產品線或是大人課程,可以說是直接把財源斬斷。

這段時間,基本上可以申請到的補助都已經申請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方式就是借款,幾經掙扎,我們初始的三位創辦人也選擇了自己可以承擔的程度來負責,因此免息的公益借款、青創貸款、還有各自向朋友借錢來增資的狀況就此出現。

慢慢地自學生與共學生的人數慢慢起來,寒暑假營隊的收入也協助學次方營運,即使收入的狀況還有待發展且相當迫切,我們還是樂觀看待前景,並且牙一咬選擇犧牲兩周十幾萬的收入來和學次方家庭們共辦出遊(如同每一次天秤上的選擇,一個完整的學習比我們過得好一點點還優先被選擇)。

原本以為慢慢地一切都要步上軌道,也從一個月燒掉十幾萬,到一個月燒五六萬、再到預估得到收支平衡的時間,現金水位也從一個月到三個月、再到六個月,一切都安心了一些。雖然還是很辛苦、還是要還錢、還是沒辦法給到正常的薪資(逐漸接近但還沒到達),但就慢慢、穩定地走。

誰知道,直接遇上疫情,讓我們收入又幾乎歸零,雖然學次方的孩子已經練習和養成了很好的習慣,讓我們仍可以將部分課程順利轉為同步線上課,不過一年之中很大的營收來源──營隊──直接消失。營隊消失的意思代表我們要空燒三個月的支出,這也讓學次方好不容易看見的餘裕小火苗直接消失,同時也得啟用第四筆借款(原本這筆借款只是備而不用,沒想到還是得花掉)。令人沮喪的是,學次方並不隸屬於政府的補助相關產業,所以我們也只能拿到少少的一些薪資和利息補貼。

老實說,在這幾年這樣走下來,一定有許多規避費用的方法,學次方為了要能夠合法地辦學,不管是公司或是協會,以及補習班牌照、消防安檢與安裝等等,只要是法律上有需要且能夠避免孩子的學習被打斷,學次方都會盡力去完成。而有收入就要開發票,也因此不同於其他的許多教育單位只開收據(免稅),學次方還是有繳納各式各樣的稅款。

2016年至今,不管是學次方的借款或是創辦人各自的私人借款,沒有一年我們成功「無款一身輕」,但我們也從不提這些,承擔這些風險是我們在當下衡量之後的選擇,或許不是最好、最理性的做法,卻是我們認為奠基在不可撼動的信念下所出現的結果。

一直以來我們都希望學次方可以永續地走下去,在許多設計上也是朝這個方向去走,不過確實到了我們逐步將各個課程、師資、親師關係等系統建置起來的現在,我們也必須思考,這幾年解決財務的方式是不是真的能夠讓學次方永續?

當我們團體通過的那一年開始,距離「成為一所學校」的概念又更靠近一步,也同時我們更有底氣參考其他的團體對於財務的做法,慢慢地接露更多收支狀況、慢慢地將整個財務系統轉移到協會來做營運等都是我們的考量以及會在適當時間開始執行的做法。

辦學的目的之於學次方來說,從來就不是為了賺到多少錢,否則我們就不會在自己的私人生活中還要時刻為錢煩惱。不過我們也必須正視,將自己的財務風險持續拉到這麼高始終並不是健康的心態和做法,如果等到我們個人垮掉後才要解決此問題,那絕對會讓所有人措手不及,而這對所有人都不公平。

時至今日,在各方考量下,我們也請教、參考了各種做法,今年開始我們也將會開放公開募資的管道,將協會的法人角色凸顯出來,而社團法人的身份也更符合學次方一直以來在做,以及未來將會持續做下去的事情。在沒有任何補助的非學系統中,學次方的收費雖不是最低,但也是低標,即使這是事實,調漲學費仍不是我們想要且首先要考慮的解法,只要有機會可以服務到更多孩子,也會是我們首要考量的點。

雖然還無法真的實現教育普及的理想,學次方也是盡量做到現階段可以做到的事,並把一切能先準備的事情做好,等待和把握未來會出現的某個機會。

看到學次方的財務狀況,相信一定會讓人感到憂慮(我懂得,畢竟這幾年我們都是這樣過),不過也請知道,我們無意用這樣的財務狀況來做任何硬性的要求或情緒勒索,確實是希望大家知道,學次方在這幾年的諸多考量以及選擇,也必須讓大家知道,我並非完人,基於學次方的永續發展(一百年以後學次方也要可以繼續存在)以及個人身心狀態(保險買再多也無法保證會不會突然被車撞),我們必須先替所有的風險預做準備。

我們其實就是普通的一般人,普通的升學、普通的成為慣行教育的既得利益者、普通的看見身邊朋友和孩子對人生的困境、普通的愛著孩子、普通的愛著世界、普通的希望讓大家有機會也愛著自己和世界、普通的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普通的努力到現在,以及普通的努力走向未來。

謝謝大家也愛著如此普通的我們,以及給我們機會描繪出更具體的學次方學校。

臺灣學次方創意學習協會
理事長 / 林佳瑩